LOST IN 21st CENTURY.

陕西笔记二

2014/7/27

早上两位正牌老师给大家上了两课。

中午饭后由学校带领我们去了当地的敬老院看望老爷爷老奶奶。老人们看到来了几十号学生显得特别兴奋,大概是他们平日太孤独,儿孙不在身旁。敬老院的爷爷奶奶们每天的生活大概就是盯白墙卧懒床,偶尔无聊了再出房间走走。不过也只能在院里活动,日子过得比上学还枯燥。

临走时我和一位老奶奶握了手,老人的手并不粗糙(应该是他们不用干活的原因),但却有种暮年特有的纹理触感和沧桑。

愿各位爷爷奶奶天年安好!

 

然后我们又去了汉江边的一个码头捡垃圾,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,这才是夏日最煎熬的生活啊!

江边的垃圾不多,加上我们人手多,一下就捡完了。金山告诉我,他们平常也是会做这些有意义的劳动课,但一般不会在这个太阳最大的时候。

中午在汉江边走了小段,晚上又在金山的表弟代英家吃到了正宗的汉江烤鱼。烤鱼肉嫩皮脆味香微辣,是陕南风味小吃夜宵上选。

唯一不好的是,有些上火。


2014/7/28

今日上午在学校的地里面拔杂草,满园的地里长满了狗尾巴草。真的是难以理解这种美丽的、毛茸茸的草为何被定义为杂草。或许只因它遍地都是,生长得比其他草要好,利用价值却不如它们高,才最终被人们诟病为夺养料的杂草。

可偏偏人类本身不是这样,倘若遍地都是,人们管那叫潮流,叫趋势……

上午有些不开心,下午天气仿佛知我心。我居然遇上了陕南罕见的雨。

虽然只是黑了半边天,下了半时雨,可还是觉得有人懂我,也终于在陕西感受到了唯一一次不同于燥热的闷热。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DannYu | Powered by LOFTER